您好,欢迎您光临黔西南州民办教育网
官方微博|官方微信

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首页?>?作文博览?>?中学教师作文 > 正文
花间绣梦
来源:发布时间:2019-08-13 16:13:42
字号+-打印本页
?古时女子恋花,春日里,广袖轻衫,胭脂径上“闲踏碎群芳”。亦有男子好花,远征途中驿寄梅花,漫漫遥递远友思慕,见花如面,陡添温良。更有爱花成痴者,莫不让其入诗入画,入酒入茶。花间一席梦,岁月蓦然慢了美了。
文人爱花,由来已久。屈子纫兰为佩含薰清远,陶公采菊东篱隐逸旷达;林逋之冷梅暗香浮动相偕老,唐寅之灼桃艳无俗姿可作伴。花乃良友红颜,孤寂无依时能相知如镜。一花半草,皆为诗料,绽在字里,落在心上。
文人见花,诗兴大发,不畏心中无句,势必妙语连珠,盈一袖花香。《红楼梦》里第三十七回写到,探春提议宝玉结社吟诗作词,恰逢贾芸送来几钵白海棠,遂结“海棠诗社”。即刻,佳人才子齐聚秋爽斋,闲赏海棠,焚香计时,蘸墨细思,互对佳句。此间说笑声翩跹而过,动人婉转,满是闲情!最爱黛玉妙句“偷来梨蕊三分白,借得梅花一缕魂。”此花风姿凸显,玉骨写尽。喜欢这赏花氛围,纵墨论诗,热闹却不聒噪,人袭花香则满腹诗书,诗洇芬芳竟脱俗隽永,再无愁念伤远,实为良辰美景。
? ??海棠,似乎为诗中常客。爱棠成癖者,当属苏东坡,有诗为凭:“只恐夜深花睡去,故烧高烛照红妆。”他慕其三五成簇,恋它绿鬓朱颜,日暖风清时要颂它,衾暖梦寒时欲候它,唯恐朝夕萎谢。某日暮色紧合,他兴致高昂,点了蜡烛,在花树下支桌饮酒,深情作陪。噫!月朗风清,夜赏海棠,花间独饮,何等痴心!世间才子诸多,唯我东坡最解风情!
? ??其实,古人赏花绝不止“和诗”一种。唐代就讲究“曲赏”、“酒赏”和“斗花”。诚有趣,唐人赏花不但咏歌饮酒,还要晒花论高下,看谁家的花儿葳蕤多姿妩媚披扶!宋代还盛行抚琴赏花,琴花妙配,更见风雅。茉莉和荼靡因其色洁味幽而一度成为文人雅士“琴赏”之首选。琴音柔曼,花香四溢,旷世清幽,风流韵致!
每逢时花一败,总有人恼无花可赏,兴味骤减。但问有心赏花,何必花丛似锦?一株、一枝、一朵、一瓣甚至一粒,皆可细细玩赏。赏花之趣,在于悦其姿态而知其神骨,品其韵味而深得情趣。君可知玉兰孤削如笔,含笑樱唇微绽??君可知水仙盏样雅洁,梨花溶溶皎月?君可知白梅素影清风,粉桃霞锦婉丽?君可知芍药绰约姣好,苔花清骨傲寒?繁城闹市,乡野小镇,花事不断。盛有盛的趣,败有败的妙,最妙不过“留得残荷听雨声”。
文可传情,艺能弘美。树上的花灵,不仅引发文人才思,也最易讨得画家的欢喜,成为画布里的宠儿。荷兰画家梵高乃绘花的集大成者,想必那11幅蓬勃的《向日葵》妇孺皆知。他从不吝惜色彩,用纯净的色调和清晰的笔触赋予葵花立体的气质,顽强劲拔的生命力从画布里勃然迸发。他的向日葵里装满一个朝圣者对生命的虔诚膜拜,以及对光和热的沉思。许多人以为梵高一生只画过这一种花,其实不然。除了向日葵,他的画笔还曾流连于蓝紫中透着皎白的《鸢尾花》,神秘而不忧伤;亦有铁骨铮铮如《盛开的杏花》,水蓝色的天空下结满纯净的生灵;《瓶中的雏菊和银莲花》明亮温暖但绝不刺目......梵高的花,一律盎然,是流动悦目的,是炙热跳跃的。强者大抵如此,能将现实生活的苦痛幻化成作品中翻涌的美。至爱梵高,心性使然。
让人印象深刻的还有法国印象派画家莫奈的《睡莲》,静谧高雅,像极了我们东方柔软细腻的锦缎。然而莫奈画睡莲时,已患有白内障,他的眼睛不辨红、黄。所以画面整体呈现出一片蓝紫,显得氤氲模糊。但比起红黄渐染的正常睡莲,大家似乎更爱莫奈笔下的莲,遗世而独立。莫奈说过,他会成为画家,多半是拜花所赐。因此,他愿意从清晨到日落,固守池塘,捕捉睡莲的不同姿态和不同光感。同一池塘的睡莲,便创作了181幅,从未厌倦,每幅都是稍纵即逝的灵感。
? ??较之西洋画,国画之花,则是美出禅意。水墨游走,起落飞白,形神兼备,花之秉性跃然纸上。但比起传统的工笔画和写意画,我一度偏爱彩墨。它能使前二者的特质兼收并蓄,集写实与写意于一身,既能传达出中国古典文化的含蓄意境,又能表现超写实效果,散点透视里竟有西画的色彩和光感。如成都名画家钟真的花鸟淡彩,幅幅暗香袭人,呼之欲出。其墨简致意蕴深远,其色素静笔触细腻,有浮烟袅过,淡雅珍巧。每朵花都是写意晕染,一气呵成,偶有三两只写实鸟雀啁啾和鸣。最妙处是留白,淡月清露,颇有唐诗宋词的意境。艺术终归返璞归真,大道至简。
文画相依,陶然美哉。我常想附庸风雅,为国学经典《诗经》续一本画谱,饱蘸彩墨,绘出遗落人间的香草馥花。看那如霜的蒹葭在岸边徘徊漫漶了伊人的倩影,听那阒寂的夜里尚有青白的卷耳诉说游子的哀思。妇人采摘芣苢时或可留下几行浅浅的欢歌,还有某个姑娘芊手紧握的荑草里兴许正编织着世间最美的情话......欲挥淡彩,将千年的故事缓缓洇开。
徂辉须臾,与其枯坐虚掷,毋宁芳华悦己!
生活本该诗情画意。每见旁人莳花弄草,委实欣羡。近来在微博上关注到一位蜀中美食博主,名唤李子柒,本以制作古法美食见长,但她最令我欢喜的却是与花草深情缠绵的日常。她着对襟棉麻,劈柴添火,筑屋砌墙,植蔬酿蜜,会烹菜钓鱼,也会捣果染衣。姑娘水灵,最喜汉服轻纱,阡陌独行,春来汲水烹樱茶,与远山对饮;夏至采荷酿花酒,以湖水为客。朝可撷英,筛玫瑰调胭脂;暮能欢歌,折青梅煮香粥。只见她素手纤纤,拈花一笑,便让所携之花入茶入酒,入妆入馔……如此闲情,方是将花爱进了骨子里吧!她制作美食的案几旁,也总有应季的花草插于陶罐,有时是槐花,有时是蒹葭。她的清浅时光,至情至性,“偷得浮生半日闲”,无不令人心向往之。
恍惚念起苏东坡提及的人生十六件赏心乐事之“花坞樽前微笑”,依我看来,所言极是。世上美物虽多,但能像花朵这般只需一眼便让人喜上眉梢的又有多少呢?花比故人,情意相通。可惜故人聚散难定,花竟岁序安然,年年如约而至,次次重逢必如初见,会心一笑。可叹世上爱花之人虽多,惜花之人甚少。黛玉尝含泪捧花以葬,薛涛曾采桃花制笺,今时已不多见。倒见各色千奇百怪的造型盆景,病态百出,迎合市场。那些千篇一律的丧失自然本性的花木,扭捏作态,我见尤怜!
常跟朋友絮叨,我愿为花农。若能亲眼看花种钻土抽芽放蕊舒枝,必定惜之护之,宠爱万千!无奈笔者自小敏于花香,无法肆意侍花与其久处神交,只可心旌远观,总叹此生与花失了近缘。朋友却婉言相告:何来失缘?祖国之花无穷尽也。细思有理——
仲尼乃花农,繁花三千,贤者七十二。花如人,性情不同:有的花清香袭人而了无姿色,平凡低调;有的花细小如尘竟密聚如林,胸怀大志。人如花,花期各异:有的数日鼓苞,少年得志;有的经年徐开,大器晚成。如此想来,我亦花农,蓓蕾可人,九十有六。育人如育花,万不可操之过急,更不可任其自生自灭。花开有异,四时不同。不轻慢,不强求,适可即已。花焉了,沐雨炙阳;花瘦了,浇水施肥;花野了,修枝松土。有的喜阴,有的向阳,需顺应天性,因材施肥。慢下来,稳稳地静候花期,时光才能活色生香。
?念此,欲借春意一抹,目之所及,愉悦诗心。且在花间筑梦,于这浅淡时光的细密针脚里,绣一地繁华,添清新之色。大美如斯,快意平生!
?
相关报道